有關神學家/科學家牛頓

Isaac Newton

按:在我們設立的“黎明晨光”微信讀者羣裏,有人問起以撒‧牛頓的事情,叫我們分享他研讀聖經的心得。藉此機會,我們將我們在2002年翻譯 James Harrison 的 God’s Great Code: The Pattern & The Prophecy(中文翻譯版名爲《超時空的設計:隱藏在聖經中的數字解構》)的第二章中有關的部分貼出來,以饗讀者。這一部分主要談“上帝與科學”,分三個小部分:現在、過去、未來。下面選取的是“過去”的部分。

需要說明的是:很多人誤解牛頓,以爲他是研究科學研究不下去了,才轉而信神。實際上,牛頓一開始就是信仰上帝的,也因爲相信聖經所說“起初神創造天地”,而成爲深入研究《聖經》的人。稱他爲那個時代的神學家之一,絕不爲過。正如下文所提到的,牛頓研讀聖經後所寫的文字,洋洋灑灑有數百萬字之多,但絕大多數卻被永久封存起來,原因如下。

上帝與科學: 過去

那麼,過去的科學家對神和祂的話語所持的信仰和態度又是如何呢?

著名的意大利科學家伽利略 (Galileo, 1564-1642) 與他現時代的同行所持定的思想完全不同。儘管他與當時的羅馬天主教會在很多看法上不一致,他卻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加利略誠心地相信:正是藉著研究大自然,他才一步一步地邁進神大手筆的創造傑作之中。正是基於這個原因,他宣稱:研究大自然同研讀聖經一樣,是一種敬虔的行為。以下的話語摘自他的《鑒別家》(The Assayer)一書:

“大自然被寫在一本人人都看得見的巨著中──我指的是物質宇宙──它在我們的眼前從不撒謊,然而,我們若不先學會這本巨著的言語,並把握其中所用的符號,我們就無從讀懂它。這本巨著是用數學的言語和三角形、圓以及其它諸多的幾何圖形為符號寫成的。沒有這些工具的幫助,我們絕不可能讀懂其中的任何一個字;沒有這些,人們只能在一個黑暗的迷宮中徒然徘徊。”

伽利略向我們表明,神創造時所用的表達方式是數學。我在此要表明的是,神話語的表達方式也是數學。

基於神的“三一性”,著名的天文學家約翰尼斯‧開普勒(Johannes Kepler,1571-1630)相信物質空間是三維結構的。年輕時開普勒受教作傳道人,之後,在他那充滿艱辛的一生中,一直都極為敬虔。

約翰‧納皮爾(John Napier,1550-1617)與開普勒是同時代的人,他發現了“對數”規則,並把它應用在啟示錄中數字的計算上。“對數”的特點是能夠將複雜的乘除法運算變換為更簡單的加減法運算。今天的計算器能幫助我們進行冗長的計算,而在當時,同樣冗長的計算只能靠“對數變換”才能完成。開普勒欣喜地將“對數”應用在研究神創造的天體──恆星和行星──的工作上。

然而機械宇宙的真正英雄,現代科技的主要發起人卻早產於 1642 年的聖誕節。這位英雄一生的發現之多是驚人的;他的發現之廣也是令人嘆為觀止的。他最重要的發現是運動力學的三定律和微積分。可是,現代作家奧爾德斯‧赫胥黎(Aldous Huxley)曾這樣描述他:“從人格來看,他是一個失敗者。”假設,這一位偉人在鑽研神的話語方面像他鑽研神的創造那樣有成就的話,我們今日的社會將炯然不同,將更美好、更有秩序。這個人是誰呢?

他就是以撒‧牛頓(Issac Newton)。

牛頓爵士是一位極其虔誠的人。他認定神是“永恆、無限、絕對完美的”。同上面所提到的納皮爾一樣,牛頓在關乎聖經研究方面的寫作十分廣泛,其中包括那篇差不多已被人遺忘的《關於但以理預言和約翰啟示錄之研究》一書。就像當時其他的科學家一樣,牛頓知道:探索大自然的數學結構就等於直接面對神的創造大工。因為神的屬性可以從大自然這本書中讀出來,所以科學研究的本身就是一種敬虔的行為。在他最著名的《數學原理》一書中所列的第六命題中,牛頓寫到:

“宇宙中存在著一無限的、無所不在的靈,在其中,物質按照數學的定律被驅動運轉着。”

正如牛頓所觀察到的,這一段話幾乎與保羅在使徒行傳 17 章 28 節中的言語完全相同。牛頓爵士有一套十五條正確解經的原則,其中第九條一直是作者在寫本書的過程中所遵循的:

“神創造大工的完美性就在於其最高的簡潔性。”

牛頓認為六日的創造就是創世記字面所描述的,而不是某人從古老神話中所選出的那別有一番詩意的部分。這個偉人對於第一個聖殿的了解超過了當時所有的同代人,而且他相信,所羅門是根據神所啟示的比例來建造這聖殿的。牛頓能駕輕就熟地用希臘文來讀新約,用希伯來文來讀舊約,就如他用拉丁文撰寫科技論文那樣輕鬆自如。儘管在他當時那個時代無人比他更認識聖經,但他常常是在較淺的層面上使用這些見識,這真是令人驚奇費解。

偏離的起點

當然,每一個人都虧缺了神的榮耀,無論他是偉大的牛頓爵士,或是最卑微的農夫。這位科學之泰鬥在一生中最突出的失誤是什麼呢?其答案我想我是知道的。正是因為這一個失誤,使得牛頓不能夠像他用數學來解開神的創造那樣卓越地解開神的話語。簡單地說,就是:

“牛頓強烈地否認神的三一性這一事實。”

由於基督在客西馬尼園明顯地使自己的旨意降服於父神的旨意,牛頓便頑固地拒絕相信祂們是同等的。這位偉人認為:三一神的教義已敗壞了基督教。因此,從真理上來說,他實際上是拒絕了耶穌的神性,他沒有意識到反對神的三一就是充當反對基督的角色。這一致命的屬靈錯誤使得牛頓不能明白聖經中數字結構的全部意義。

在當時有一個規矩:要成為劍橋大學的正教授,每個候選人必須是已被正式按立的傳道人。如果牛頓公開地表達他的“獨位神論”的觀點,劍橋大學就會取消他的教授資格。在按立聖職的典禮上,他必須表明其真實立場,或者作個偽君子。實在是幸運之至──此日來到之前──他竟收到了一個按立聖職的特別豁免令,這樣,他的秘密就得以隱藏下來。

牛頓對聖經的研究真是激情滿懷,這使得他洋洋灑灑地給我們留下了數百萬字的手稿,不幸的是,絕大部份尚未發表。這些藏在他私人住宅裏一個黑箱子中的手稿,大部份都是反三一神論的論文。1888 年,劍橋大學圖書館的管理委員會交出了這些論文中有關數學的部份。五十年後,索瑟比家族(Sotheby’s)拍賣了那些關乎聖經的作品,大多數是關於但以理書和啟示錄的。這些手稿如今被散佈在全世界,從未公諸於世。

鑒於他通達古卷,又具有超凡的記憶力,牛頓可以大段大段地背誦原文聖經。然而可惜的是,由於他不接受神的三一性的事實,就抓不住那進入聖經深層奧秘所絕不可缺的秘訣。我們等一會兒就會看到,沒有神的三一性作根基,我們就根本不可能發現神話語中那美麗的數學設計。

因他沒能發現這一奇妙的設計,再加上他忽略了三一神格中的另外兩位,牛頓應為現代科學中無神論的傾向負部份的責任。值得注意的是,自從牛頓的時代開始,科學家們就完全不再對聖經進行任何細致的研究。

使科學家對真神信心衰落的第二個主要的原因要歸於查爾斯‧達爾文。因發表《物種起源》(1859)和《人類的繁衍》(1871),達爾文為今日的不信派鳴鑼開道,為他們擺設公開表演的舞臺。大多數的科學家斷言:我們需要幾億年的時間才能使進化在地球上成為可能。因而,聖經創世記中的描述被認為是虛幻的,六天的創造被當作是幼稚的。進一步,他們堅信:神並沒有創造亞當與夏娃,反之,倆人都是從類人猿進化而來的(譯註7: 現代科學對于宇宙起源的研究表明,《創世記》中關于六日創世之說是驚人的準確,參 “The Science of God: the Convergence of Scientific and Biblical Wisdom", Schoeder Gerald, New York: Broadway Books, 1998)。

生物學家將進化的原動力歸於“自然選擇”或“適者生存。”這一斷言直接違反了主耶穌那“愛神並愛鄰舍如已”的聖言。當你和鄰舍還處於殘酷競爭之狀態的時候,你怎能愛他如愛你自己?你絕不可能同時擁有基督和達爾文!

公正而言,我們必須承認,並非所有 20 世紀的科學家都是無神論者。在那些最偉大的科學家中有些是極其敬虔的。現代的牛頓──愛因斯坦──曾十分喜歡說神能做什麼。他喜愛這句話到了一個地步以致於一個同事曾批評他,說他總是告訴上帝應當做什麼。

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最初都是虔誠、敬畏神的。可是,由於反對神三一性人士的努力,達爾文主義者狹隘的思維,以及人為主義的盛行,使得從事科學研究的人失去了自身的真實。現在,他只能在一個黑暗的迷宮中徒然徘徊。

人生有時會出現古怪離奇的轉折,然而最令人費解的恐怕也比不上這一個:在劍橋大學諸多的學院當中,以撒‧牛頓爵士偏偏在三一神學院任教;事實上,他每日離開辦公室,徑直邁出學院的大門,走在三一大街上。

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從牛頓身上我們學到一個深刻教訓:因爲低看拿撒勒人耶穌而否認神的“三位一體”才是神攔阻他發現聖經中奧秘的根源。聖經明說“上帝的奧秘就是基督”,而在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身上,我們看到聖父、聖子、聖靈完美彰顯在祂的身上。講到聖父和聖子的關係,祂自己說“父比我大、我從父出來、我與父爲一、父在我的裏面、我在父的裏面”;講到聖靈和聖子的關係,聖子說“我從父那裏差保惠師來,就是真理的聖靈,祂來了就要爲我作見證”,約翰在聖經爲聖子和聖靈作見證說“上帝賜聖靈給祂是無有限量的。”

很多人總是在主耶穌之外找“三位一體”的例證,實際上只有拿撒勒人耶穌才有形有體地將看不見的聖父和聖靈同時彰顯出來,因爲只有祂是父的獨生愛子,是父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是道成了肉身,是神在肉身顯現,是神人間唯一的中保。祂第一次來是替我們受審判,第二次來乃是要親自施行審判和賜予我們經過審判後的獎賞。祂再來是要提接聖徒並親自建立地上千禧年人間天國。信耶穌的人,最基本的獎賞原則就是“今生得百倍,來世得永生”;信之後最起碼的可見追求目標是“活着進入千禧年”。

注:因爲藉着 James Harrison 在書中提出的 Trinity Function (我們稱其爲 Trinity Root Function)發現了九個數根,我們停止了翻譯出版他的書之下冊中文版。實際上,我們出版的《聖經中的數字和數根》就是他整本書的下冊。對於已經購買《聖經中的數字和數根》的人,我們可以考慮贈送《超時空的設計:隱藏在聖經中的數字結構》上冊的5-9章(1-4章可以在此免費下載)。

Leave a Reply